Fork me on GitHub

北朝时期服饰新风的开创

发布者: Maplet   发布日期: 2018-03-14      分类: 历史

北朝服饰因多元文化交织而发展变化。以汉文化为主的衮冕服式,表现出宽袍大袖的褒衣博带、汉魏冠笼样式,被北朝各王朝的礼仪 所遵从,成为前后贯串的经线。以北方少数民族服饰为主,与汉族 和外来文化交融形成的常服,如男子圆领缺袍和女子束胸披帛服装 的形成,成为发展变化的纬线,开启了中国服饰发展史的新篇章。

北魏王朝长达148年,随着游牧民族统治的南下,生活方式发生了 转变,由游牧转向定居。至太武帝时,鲜卑文化与汉文化开始交融,出现了“稍僭华风,胡风国俗,杂相糅乱” 的局面。魏孝文帝时 产生重大变革:为了进一步推行汉化,太和十年(486年),魏孝 文帝开始“服衮冕,朝飨万国。” 从冠冕着手,恢复汉晋礼仪 用服。491年,魏孝文帝与大臣商议正统五行服色,认为“据汉弃 秦承周之义,皇魏承晋为水德”,正式表示遵从正统的汉文化。493年,孝文帝决定首都南迁洛阳。494年,又改革衣服之制,“诏禁士民胡服”。 云冈石窟北魏19窟和平年间(460―465年) 供养人服饰、龙门石窟宾阳洞和巩县石窟第1窟的帝后礼佛图中,世俗人物服装为褒衣博带式,这是袭用汉晋礼仪服装而发展出来的。

北魏之后分裂为东魏、西魏。东魏和继起的北齐主要依靠原住于北部 六镇的贵族势力,他们又恢复了鲜卑旧俗,同时又受到波斯服饰的影 响,产生了一种便捷的服装。北周也没有严格地沿用北魏改制的服饰,在服饰方面显得杂乱。因此,北朝的服饰是在汉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 多次互动下,在不断增改变异中做出的合乎时代的选择。在北朝一百 六十多年时间里,各族服饰在时代大舞台上轮换登场,或汉化,或又 鲜卑化,或胡汉混杂,并有外来服饰东渐中原,服饰样式屡有变异。

孝文帝等改革服制主要着眼于采用汉家的礼仪文化,宽袍大袖,礼仪 烦琐,在日常生活中服用并不便捷,这应是这种服饰未能普及和长久的 重要原因。 在多次服装变异和糅合的过程中,人们最终还是要选择便 利、舒适和美观的服装,于是在北魏晚期、东魏、北齐、北周都出现了 新的服饰。

至少在东魏,女装已出现了小袖合领长袍。河北磁县东陈东魏武定五年 (547年)墓中出土了一组女陶俑,作磨房劳作、炊事、提包等劳动状 态。女俑均垂双髻,身穿窄袖束胸长裙,内衣为合领,腰间垂裳如腰袱,还垂有长带,其妇女服饰已与隋代妇女常服大致相同。 最新的考古材 料显示,北齐妇女的常服继承东魏,又有新的发展,如:太原市北齐武 平二年(571年),在徐显秀墓发现了大型的精美壁画,在墓室北壁壁画 《宴饮图》中,男女主人身旁各有一仕女,身穿红色束胸长裙,裙上饰对兽联珠纹,外披轻薄的窄袖衫,已接近半臂的样式,脚穿黑靴。又如:太原市北齐武平元年(570年),娄墓出土了一件陶女仆俑,身着 红裙,外加胸前打结的白色披肩,其样式已接近于隋唐女服的披帛。在 徐显秀墓东壁壁画《备车图》中牛车后,有一身穿翻领黄衣的仕女,下 着黑靴,这种翻领衣式受到波斯服装影响。在驾车的牛后有一胡人,也穿 着翻领长袍,着吉莫靴。在徐州的北齐墓中也出土了一件脚着靴、服翻领 衣的陶女俑。这种翻领衣服,男女皆有服用,是一种便于骑乘的服装。所 谓唐代妇女穿翻领衣、着靴是女扮男装的说法看来并不确切,骑装在北 齐是男女通用的。

南北朝时期男子的服饰在南北文化的交融下有新的发展,主要表现在常 服方面。北朝以鲜卑族流行的缺髋长袍为主,这种缺髋袍有交领和圆领 两种,窄袖,过膝长衣,两侧开衩,便于骑马,是这种袍服与汉代袍服的 最大不同。孙机先生说:“缺髋衫即衣侧开衩口的长衫,又名衩衣。……其衩口起初开得很低,后来愈变愈高,直抵髋部。缺髋之名称,或缘 此而得。由于着缺髋衫便于骑乘,所以推广得很快。” 在山西太原北齐时 期的娄墓、徐显秀墓的墓室壁画中,画有许多穿着缺髋袍的男子形象,说 明当时这种袍服已经流行开来。据《隋志》记载北周武帝保定四年 (564年):“宇文护始命袍下”,对较短的袍服进行改造,融合汉族上衣 下裳的礼仪化和威严感,这种衫和袍实际上是汉文化和鲜卑文化交融的产物。

 

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!!
Comment li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