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平定后燕与北朝文学的肇始

发布者: Maplet   发布日期: 2018-03-15      分类: 历史

北朝文学滥觞于皇史二年(公元397年),拓跋击败后燕慕容宝于中山,并迁徙大量后燕政权的汉人、鲜卑以及其他胡族于平城。慕容鲜卑作为 鲜卑族的一支,是最早通过割据政权的强制性,由上而下,主动而又全 面地实施汉化的一个少数民族群体。永嘉之乱后,黄河流域所建立的许 多边疆政权中,慕容氏所建立的几个国家汉化程度比较深,对中原士大 夫也比较尊重。北魏灭后燕之后,徙中山之民于平城,拓跋魏不但取得 了数量可观的人力、物资,更重要的是继承了慕容氏汉化的成果。

后燕所在的河朔地区自秦汉以来一向是文化较为发达的地区,于乱世之中 留守的冠冕立坞壁以自救,并竭力保持汉族的礼俗与文化。因拓跋氏政权 在文化上与中原文化存在巨大差异,就其本身而言也是粗放与落后的。当 其建国以来第一次强制性大规模移民的时候,面对异质而先进的中原文化,北魏的统治者态度十分矛盾。虽然大部分的拓跋鲜卑贵族对汉化怀敌视 态度,但是迁都平城之后距农业文明更进了,因而较有远见的统治者对学 习汉文化采取了支持的态度。这也是一些汉族士大夫与汉化程度较高的胡 人能够进入北魏政权的原因。

北朝前期,文学创作够返回到了自然写作的状态,杂用汉魏以来雅俗诸体,因而文学不似东晋、南朝最终自成体系,基本上属于汉魏之遗风。北魏自 后燕中山的这次移民都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,其中的文士自然也是地道的 北人。在没有刻意学习南朝的文学之时,他们的创作表现出了朴实无华的 特征,其秉承的也是汉魏的诗赋言志的宗旨。因此北朝文学最早接纳的不 是南朝的艺术特征,而是北方已有的文学传统,这为其后北朝文学成熟阶 段独特素质的产生奠定了基色。

拓跋氏虽然对汉族的士大夫能够任用,但是对汉文化却呈现出一种恐惧与 歧视的心理,因而禁止本族人学习。这种文化上的冲突进一步发展,就酿 成了崔浩史案。中原士大夫进入北魏政权后,就竭力按照自己的理想对这 一政权进行改造,崔浩是其中的代表人物。崔浩大约对鲜卑族存有蔑视 之意,《魏书 崔浩传》载:“初,郄标等立石铭刊《国记》,浩尽述国事,备而不典。而石铭显在衢路,往来行者咸以为言,事遂闻发。”崔浩史案 或许只是一个借口,拓跋焘杀崔浩更大程度上是为平众怒,而不是出于本意。但崔浩史案无疑使中原士族遭受了灭顶之灾,其他很多中原冠冕只因与崔 浩有来往,便一概赐死。崔浩史案更使北方文人都噤若寒蝉。经历了这一事 件的高允在数年后的《征士颂》中有‘不为文二十年矣’一语。吴先宁先生 曾考证:“考高允写《征士颂》,是在皇兴中(公元469年),以此上推二 十年,则正是太平真君十一年(公元450年),即太武帝拓跋焘把崔浩一门 无近远尽皆族诛的那个可怕岁月。一句‘不为文二十年矣’,包含着高氏多 少惊恐战栗、忍气吞声、小心谨慎以练就心如枯井的心情感历程。”可以这 样认为:这次政治事件之后,一度活跃起来的北方文坛又陷于沉寂,同时由 于北方高门士族遭受无情屠戮,河朔文化在北朝的孑遗也相对减少了。

 

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!!
Comment li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