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蒙古(元)军使用初级火器进行对外战争

发布者: Maplet   发布日期: 2018-03-15      分类: 历史

蒙古炮手军的创建与发展

成吉思汗在漠北强大起来后,不但拥有一支以弓马骑射见长而 又善于长驱驰突的骑兵,而且十分重视技术兵种的建立。他推 行利用中外工匠为蒙军制造兵器战车的政策,以为战争之需。蒙古炮手军就是在这种政策下,最早建立的一个技术兵种。铁木 真选定的第一个炮手军将领是蒙古人口奄木海。1214年(蒙古 太祖九年),太师国王木黎华统兵南下时,铁木真即委任口奄木 海为随路炮手达鲁花赤,即炮手总管。之后,崦木海便挑“选五 百余人教习之,后定诸国,多赖其力”,是为炮手军之初创。当年,铁木真亲统大军至古北口(今属北京)时,燕人薛塔刺海 率所部300人归附,被委任为炮水手元帅,后又因善用炮而升为 炮水手军民诸色人匠都元帅。成吉思汗西征时,他率部从征,“且以炮立功”。1211年(太祖六年),昌平(今属北京)人张 拔都率部归附铁木真,后升为炮手诸色军民人匠都元帅铁木真在 用兵中原后,也常选用善用炮者编为炮手军,冀州人贾塔刺浑即 因此而被籍为军,不久被委任为四路总押,统率炮手军。1223年,清州人张荣因随铁木真征西域有功,升炮水手元帅。上述炮手军 将领,不但本人为蒙古炮手军的初建和随铁木真西征建立了功绩,而且他们的子孙后代,都依次袭职,在炮手军服役,一直沿袭至 元朝建立后,成为炮手军世家。所以《元史·兵志》对炮手军的 创建和发展作了概括:

(蒙古炮手军)始太祖、太宗征讨之际,于随路取发,并攻破州县,招收铁、木、金、火等匠人充炮手。

这些炮手军在边征战边组建的情况下,于公元1252年(宪宗二年) “具以炮手附籍”,编制成军。他们制造和使用各型抛石机抛射石 弹与火球。特别是在公元1234年(蒙古太宗六年)灭亡金朝后,又 缴获了全军使用的大量火枪、铁火炮与火药箭等火器,并利用金朝 的大批制造火器的工匠,为其制造火器,使南下攻宋与进行对外作 战的蒙古军增添了双翼。

成吉思汗率炮手军与火箭军西征

成吉思汗率领蒙军的第一次西征,起始于1219年(太祖十四年)。其时,花刺子模国(Khorazm,一作Khwarizm)已先后消灭塞尔柱王朝,东败西辽,征服中亚、伊朗和阿富汗,建都于乌尔革建赤,国力强大。1218年,成吉思汗派商队450人出使该国,在到达其边境讹答剌(otrar) 城时,商队成员被该城守将所杀,仅留一人东归报信。成吉思汗为之 激怒,于1219年秋亲统20万蒙古军进入中亚,口奄木海、薛塔刺海、张荣等炮手军将领,以及抄马都镇抚郭宝玉率装备有火箭的蒙古军随 同出征,以为复仇之举。蒙古军分四路进攻花剌子模国。次年春,蒙古 军合围其新都撒马尔军(Samarkand,亦称寻思干城),城民出降。其 国王阿拉丁·摩诃末(Ala-ud-Din Moharnmad)先已逃至里海的小岛 上,不久病死。据瑞典的历史学家多桑(C.D’ohsson,1780~1855) 所著《多桑蒙古史》称,蒙古军在作战中曾经使用过Matiere Combustibls 的一种兵器;冯承钧在翻译此书时,将其译作“火攻之器”,实际上是 由炮手军用抛石机抛射的一种“火球”之类的火器。霍渥尔斯 (B.H.Howorth)在《9~10世纪蒙古史》中称:蒙古军在西征中曾用过 一种叫Stink-pots与一种叫Primitive Cannon(原始式的火炮,亦作弩 炮Balistas)的火器,冯承钧《多桑蒙古史》译作“火箭”;屠寄所著 《蒙兀儿史记·西域列传》作“火攻之器”;冯家昇先生说是“毒火罐”。从宋元火器发展的连续性看,冯先生的判断比较得当。

摩诃末死后,其子札兰丁继位,在哥疾宁(Ghazns,今阿富汗境内) 被蒙古军击败。蒙古军哲别与速不台所部乘胜追击,札兰丁残部被迫逃 入印度。1222年春,蒙古军渡过印度河,进抵木尔坦和拉合尔 (Multan and Lahor,两地均在今巴基斯坦境内)等地和印度北部。札兰丁又率残部退至德里(Delhi,今印度首都)。蒙军进至中印度后,因不堪炎夏酷热,便班师而回。霍渥尔斯说蒙军在作战中使用了一种称 作pots de naphte的火攻器具,将其译成“希腊火”《蒙兀儿史记·西 域列传》则将pots de naphte译成“火罐”,系指一种喷射沸油的器械。另一位学者马克拉干(R.Maclaean)说,Naphte原称“希腊火”,但是 在火药产生后便成为一种火器的名称了。

1222年秋至1223年夏,蒙古军先后进兵里海,攻占钦察(Kипчakи),击溃斡罗斯(Oros,即俄罗斯)和钦察联军,次年经里海北部东还。1227年 8月25日,成吉思汗在六盘山下清水县(今属甘肃)病逝。其三子窝阔台于 1229年被诸王贵族拥立为大汗,不久遣将绰儿马罕率军继续西征,于1231 年灭亡花剌子模国,并命其留镇该地。据《元史》记载,蒙古军将领郭宝 玉曾在作战中使用了火箭:

(宝玉部)进兵下扌寻思干(即寻思干)城,次暗木河(即阿姆河)。敌筑十余垒,陈船河中。俄风涛暴起,宝玉令发火箭射其船,一时延烧。乘胜直前,破护岸兵五万,斩大将佐里,遂屠诸垒,收马里(Maru)四城。辛巳(1221年),可弗叉国(Kifchak)唯算端罕(Sultan)破乃满国,引兵据扌寻思干……宝玉追之,遂奔印度。

上述记载说明,成吉思汗在率部进行第一次西征中,其部将速不台、哲别 和郭宝玉于1221—1222年,在北印度追击札兰丁残部时,使用了火箭,印 度军民也就在此时见到了火器。

拔都率军用火器西征欧洲

拔都率领蒙军的第二次西征,起始于1235年(太宗七年)。窝阔台于1234年 联宋灭金后,即于次年召集诸王大会,决定以其兄术赤之子拔都为统帅,率 领先锋速不台,术赤诸子、窝阔台长子贵由、拖雷长子蒙哥、察合台子拜 塔儿等15万蒙军,以缴获于金军的火枪、铁火炮、火药箭等火器西进。1236 年秋,蒙古军各部在押赤河(即ypaЛ,乌拉尔河)会师。速不台部率先攻 取亦的勒河(即BoЛra,伏尔加河)中游的不里阿耳(Bulgaria)国,蒙哥 部则攻取钦察。1237年秋,各路蒙古军进入俄罗斯境内,攻陷烈也赞城 (Pя3анъ,梁赞)。1238年,蒙古军分兵四出,用铁火炮攻陷莫斯科 (Мockoвa)、罗斯托夫(Pocтoв)、弗拉的迷尔(Bладимир,即弗拉基米尔)等十余城,尔后又南下攻取钦察的西部地区。1239年冬,拔都率一部蒙古军,以巨型抛石机攻占契尔尼科夫(Чирников) 城。1240年冬,拔都所部又以铁火炮攻占乞瓦(Kиев,即基辅)。1241 年,拜塔儿所部蒙古军攻入孛烈儿(Poland,即波兰),占领孛烈儿之克 拉科夫(Krakow)城;之后蒙古军又进入西雷希亚(Silasia,今欧洲中部) 和捏迷思(Niemtsy,日耳曼)境内。

德国的西雷希亚国王亨利(Heinrich)与退入其境的波兰王迷西斯拉夫 (Miecislav),组成一支3万人的德波联军,以抗击蒙古军拜塔儿所部的 进攻。1241年4月9日,双方军队在波兰境内的莱格尼查(Liegnitz,亦作 Lignitz)城附近展开激战,激战中蒙古军以火药箭和毒药烟球击败了波德 联军。波兰和西里西亚史学家们因不明于蒙古军所用的火器,便将其误传为 蒙军使用了一种妖术,说蒙古军大旗有“×”形怪兽,能口吐烟雾,散发出 难嗅的恶臭,蒙古军借烟雾遮障,波军不能见,以致死伤枕藉。匈牙利史 学家勃老丁(M.Prawdin)说,当时人们对蒙军作战的记载,大多神话连篇,其原因有二:一是对蒙军使用的火器缺乏了解,难以正确表述;二是不愿 意把自己国家的失败说得十分惨重,故以蒙军使用妖术以蔽之。后来人们在 莱格尼查附近的教堂中,还绘制了反映蒙古军当年使用飞龙(Chinesdragon,即火箭)火器的壁画。

同年,蒙古军又进入奥地利、匈牙利和意大利境内,并掠及塞尔维亚和保 加利亚领土。匈牙利史学家马尔丁(H.D.Martin)说,在匈牙利的沙岫 (sajo)之战中,蒙军使用了Fire of Catapaults and archers,即 使用了火炮与火药箭。勃老丁亦认为蒙古军在此次作战中使用了火药火器。由于这两位史学家都是匈牙利人,其说有一定的可靠之处。当年,蒙军折回 伏尔加河下游,以萨莱(Sarai,今伏尔加河入里海处)为都,建立钦察 汗国。因其帐殿为金色,所以俄罗斯人又把钦察汗国称为金帐汗国。

蒙古军在第二次西征欧洲期间,几乎在每次作战中都使用了火器,令欧洲 人心惊胆战,视为怪物。由于欧洲当时的科学技术尚处于落后状态,所以 并没有能立即进行仿制和使用蒙军带到欧洲的火器。直到一百年后,中国的 火器制造与使用技术,才经由阿拉伯传入欧洲。

旭烈兀率军用火器西征阿拉伯

旭烈兀率领蒙军进行的第三次西征,始于1252年。1251年,成吉思汗第四子 拖雷之子蒙哥接汗位。次年,蒙哥汗为继承其父、祖之志,命其弟旭烈兀统 兵于1253年西征。其军中编有多兵种的士兵,据波斯史学者拉施德丁 (Raschid-al-din)说,有Naphte与弩炮手共1000人;霍渥尔斯则说有抛射手 (Naft andaz)、火箭手(Charkh andaz)、弩手(Charkhi kamans)、抛石机手(Manjanik chis)等,可见其部使用火器种类之多。

旭烈兀进行的蒙古军第三次西征,其主要目标是攻灭木剌夷国(Molahides,今里海南岸)和阿拔斯(abbasids)王朝,以及阿拔斯王朝的都城报达 (Baghad,即今伊拉克之巴格达)。木剌夷国地形复杂,山地较多,易守难 攻,蒙古军先锋部队进攻受阻。1256年夏,旭烈兀亲统主力到达木剌夷国,以炮手军用火器攻破其国都城。据拉施德丁称,蒙军所用的火器有Vases  semplis naphte,是装火药naphte的瓶或罐,即火药罐或罐装火药,与金军 的震天雷属同一类爆炸性火器。在这种火器猛烈攻击下,木剌夷国终于被蒙军 灭亡。1257年夏,旭烈兀派使臣至阿拔斯王朝招降,遭拒绝,遂与蒙古军将领 拜住、怯的不花率领部分蒙军分三路进攻报达。报达是当时伊斯兰教国的政治 和文化中心,也是哈里发(Khalifah)的都城所在地,阿拉伯人全力坚守。1258年春,蒙古军郭侃等部合围报达,以炮石、火药箭等各种火器破其城,灭亡了阿拔斯王朝。《元史·郭侃传》所记郭侃部使用的火器,在具体名称上 虽有不同,但两者所说用火器攻城是一致的,况且这些火器在元朝军工部门已 多有制造,不足为奇了。1260年4月,旭烈兀又率部占领了阿勒波(Aleppo)、大马士革(Damascus),逼近埃及。后因得蒙哥汗死讯,遂班师至波斯。1260年,忽必烈即汗位,在旭烈兀征服之地建伊尔汗国,以大不里士(Tabriz) 为都,辖地约当今伊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土耳其、阿富汗等国领土。

蒙古人进行的三次西征,不但出动了数量众多的铁甲骑兵,显示了中国北 方游牧民族骑射之长的强大威力,而且动用了炮手军与火药箭部队,装备了 当时中华民族创造的最先进的火药箭、火球、铁火炮等火器,使原本具有强 大冲击力的蒙古骑兵又如虎添翼。强悍的蒙古骑兵和大威力的火器,虽然给 所到之地带来战祸,使一些国家的经济、文化遭到破坏,但是又在客观上打 通了中西方的交通,扩大了中西方的文化交流,增进了中国和阿拉伯、欧洲 许多国家之间的接触。在西征过程中,中国的火器制造技师和工匠、操持火 器的士兵,把火器的制造与使用技术带到了阿拉伯和欧洲的许多国家。由于 阿拉伯人当时的科学技术比较发达,受中国传统科学技术的影响颇深。阿拉 伯人在同蒙古军的作战中,又直接获得了蒙古军使用的火器,经过其本国火 器研制者的努力,仿制成木质管形射击火器“马达法”(Madfa或Madfoa),开了仿制中国火器之先河,并成为中国火器制造与使用技术西传欧洲的桥梁。

蒙古军用火器同东方邻国军队作战

蒙古军在进攻中国东方邻国时,也把火器的制造与使用技术传到了这些国家。

1.蒙古军用火器同高丽军作战

1231年(蒙古太宗三年)至1232年,蒙古朝廷以其使节在高丽被杀为由,兴 兵携火炮、火药箭进入高丽,攻占其京都开城。高丽国王逃至海岛。1280年,元廷又以征倭为名,在高丽设置征东行省,并在当地征集步兵、水手15000人,战船900艘,以为进攻日本之用。高丽士兵也因此熟悉了有关的火器知识。

2.元军用火器同日军作战

忽必烈于1260年(蒙古中统六年)接汗位后,曾几次派遣使臣,持国书前 往日本,日本镰仓幕府不予理睬,忽必烈即欲兴兵问罪。1274年(元至元 十一年),忽必烈命驻于高丽的凤州经略史忻都,以及高丽军民总管洪 茶丘,率领驻军、女真军和水军15000人,乘战船300艘,渡海进攻日本。另一路元军由元军元帅忽敦和高丽都督金方庆统领,自合浦出发进攻日本 的对马岛、壱岐岛等地,元军依仗火器取胜,后飓风骤起,元军仓促撤退。1281年(元至六十八年),忽必烈征集汉、蒙古、高丽各军共14万人,分两 路第二次进攻日本。结果又因飓风而撤军。

日本有些史籍记载了元军用火器同日军作战的情形。

据日本的《兵器考·火炮篇》记载:

铁炮的名称在日本历史上,最早出现于《太平记》和《八幡愚童训》中 有关元军入侵的记载。

《八幡愚童训》记载了日本文永十一年(元至元十一年,1274年)十一月 二十日蒙古军陆战队的战斗情况:

胄轻,乘马,士气勇猛,所向披靡……飞铁炮火光闪闪,震声如雷,使 人肝胆俱裂,眼昏耳聋,茫然不知所措。

《太平记》中有元兵攻打日军的一段描写:击鼓之后,兵刃相接。铁炮抛 射出球形弹丸,沿山坡而下,状如车轮,声震如霹雳,光闪如雷电,一次 可射二三个火弹。日本兵被烧、被害者众多,城上仓库着火,本应扑灭,但也无暇顾及。

除上述两种文献记载外,日本还有一个武士画家竹崎季长于1292年在其所作 的《蒙古袭来绘词》中,绘制了元军在1281年十月二十日于博多湾使用铁火 炮攻击日军的情形:铁炮爆炸后,碎片向日本武士飞来,冒出黑烟与闪光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。日本武士惊恐慌乱,人马死伤甚众,日本人称此武 器为铁火炮(てつぱブ)。竹崎季长所画的几幅画中,有一幅画的左侧,画有一个正在爆炸的球形铁火炮,火光四射。日本人经过日军同元军的这两 次作战后,才知道世界上已经有人使用火器。此后,日本人曾想方设法,通 过高丽人了解和学习中国的火药、火器制造技术。元朝当局知道这一情况后,便下令沿海各道,严密防止把火药与火器制造秘术传授给日本人,并禁止沿 海各地提炼硝石。由于元朝的封锁,所以日本人直到16世纪,才开始制造火 药与火器。

13世纪后期,元军在用兵安南与爪哇时,也把火药箭、火球、铁火炮等 火器,带到了这些地方。从上述我国古代火器流传的情况可知,迄今为 止,尚未发现在13世纪有任何一种兵器,能像中国初级火器流传这样广泛。但是由于当时各国和各个地区情况的不同,因而对中国初级火器制造与 使用技术学习的程度也不大一样。

 

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!!
Comment list